栏目分类
通知公告
你的位置:天津才易天下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 通知公告 > 一到过年,凭什么她就要被嘲过气
一到过年,凭什么她就要被嘲过气
发布日期:2022-08-23 13:44    点击次数:180

图片

今天是她姐放假回家的第一天。

也是我妈待我最热情的一天。

毕竟现在年轻人过年回家,基本都多了一项任务——

不是做家务、发红包、相亲……

而是,给长辈调手机。

图片

图片

教他们加好友、改备注,帮他们下软件、清内存。

看起来都是小事,却也映照了互联网时代的尴尬之处:

老年人已经跟不上社会的节奏了。

电子产品更新迭代的速度,远快于他们学习的速度,更快于他们老去的步伐。

于是,他们只能以0.5倍、0.3倍、0.1倍……越来越慢的步调生活。

相比之下,年轻人在互联网时代则显得游刃有余。

各种新上市的电子产品,他们总能无师自通。

搭乘科技快车,他们开始以1.2倍、1.5倍、2倍……的速度生活。

相同的时代,不同的频率,科技将各个人群推向各节车厢。

有人举目无措,有人迅速落座。

但一片喧闹中,我们似乎忘了追问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改变的浪潮下,我们的生活,真的变得更好了吗?

顺着过年回家的感悟,她姐想聊聊。

图片

如果把这个问题抛给老年人,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在当下,老年人似乎正在逐渐被社会抛弃。

这种抛弃,不提前告知、不事先彩排,往往打得他们难有招架之力。

家住北京的李阿姨,想打车去医院看病取药。

可站在马路边,伸着手,等啊等啊,等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打到车。

李阿姨叹气:怎么回事儿,都空车呀。

不会用手机打车,她连出门都成了问题。

图片

图片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又要出示健康码。

李阿姨想着这题我会啊,在家我学了。

可是,捣鼓半天依然不行,因为手机没开流量,一出家门就没网了。

别人扫码之后一秒就能解决的问题,她要在门口登记半天。

不会用手机扫码,连医院的大门都很难进去。

图片

图片

这还没完。

好不容易进了挂号大厅,李阿姨却怎么也找不到挂号窗口。

转了半天找了个人问,才知道医院早已不接受现场挂号。

想要看病,只能提前在网上挂号。

李阿姨感慨:这不就难为我们了?

不会用手机挂号,看病都成了难题。

图片

图片

李阿姨怎么都想不通,不过是看个病,为什么要过这么多关?

但互联网时代,老年人只是看病难吗?

在当下,老年人的困境,已经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不久前一条热搜让她姐看到后一阵心酸:

#近五成老人找不到想看的电视节目#

图片

现在智能电视功能太丰富了。

可接入APP,手机投屏,甚至还能玩游戏、打电话……

但,就是没办法一打开电视就能看到节目。

图片

来源:《2022中国适老化电视调研报告》

老年人想要看个节目,就要进行一系列复杂的操作。

而无论是切换机顶盒,还是跳转到想看的频道,面对眼花缭乱的屏幕,老年人时常一头雾水。

而他们中的很多人,要么无人求助,要么不愿意打扰子女,一来二去索性放弃了看电视。

多悲哀啊。

老年人明明是电视节目最大的受众群体,却难以享受这个产业对他们的关怀。

图片

图片

年轻人早已习以为常的线上支付,也成了老年人生活的一大“障碍”。

先是不会用。

线上支付的绑定手续繁琐,需要输入各种信息,身份证、银行卡、验证码……

老年人眼神、记性、甚至理解力都不比以往,很难独立操作这些步骤。

再是不敢用。

用了一辈子纸质钞票的老年人,对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支付形式总是“不放心”,“不知道这钱打出去到底上哪去了”。

图片

图片

按理说,拒绝线上支付并无妨,只要为他们保留现金支付的渠道即可。

可惜,越来越多的场合,已经开始倒逼老年人:

要么学会使用智能手机,否则就得承担落后的“代价”——

有时,他们会付出更多金钱。

前不久的一条热议的帖子你一定还记得。

楼主托爷爷帮她买一盒肯德基蛋挞,当日促销,8个蛋挞29.9元。

但爷爷到了店里,没看到活动的标志,店员也没有提醒他优惠活动,他也不怎么会用智能手机。

但爷爷为了让孙女吃上蛋挞,还是以原价买了4个蛋挞回家。

图片

有时,他们会耗费更多时间。

前阵子上海就出了这么一则新闻——

大规模取消水电煤线下缴费点。

以往老年人想要交水电煤费用,走出家门就可以办理。

但如今便利店不再提供代收服务,邮局逐步撤销代收业务。

许多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不得不坐车或者步行一两公里寻找可缴费的网点。

图片

在当下社会,一切流程都可以线上化:

出门要带健康码、吃饭可以扫码点餐、看病要去医院公众号预约、火车票在APP准点开抢……

社会越来越默认,上海奥东建筑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拥抱科技和互联网是每个人应有的觉悟和必备的技能。

但却忽略了还有一部分人无法追上这科技的步伐。

被时代远远甩在身后的老年人,在日常生活中细碎无尽的小事中,消耗了太多不必要的精力。

他们不懂:为什么日子越过越麻烦?

智能,智能。

到头来,是把老年人给治了。

老年,老年。

人越老,竟然越没了尊严。

图片

图片

图片

问题丢给更年轻的一代,会得到截然不同的答案吗?

表面看似乎如此。

互联网时代,年轻一代的生活,变得前所未有的方便。

饿了,下单外卖,海量餐品随意选。

累了,在线叫车,司机直接送回家。

想出门旅行,先去小某书照搬攻略。

外出根本不必带钱包,手机足以完成所有支付。

日常无聊,深夜emo,就逛逛微博、游戏、论坛、短视频……

总有打发时间的地方,总有转移注意的办法。

孤独的人聚在一起,尽享须臾的狂欢。

图片

相比老年人,年轻人似乎正以2倍速的节奏,跟着社会的脉搏加速生活。

可环顾四周,却发现——

生活越来越方便的同时,问题也越来越多。

图片

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的同时,也在向我们索取代价——

大家纷纷搭上现代社会的列车,挤满车厢,生怕掉队。

行进途中,却无暇喘息,驻足观赏。

甚至被迫牺牲自己的自由、梦想、时间、欲望,去豢养这台高速运转的机器。

人人心知肚明其中危害,大家都清楚熬夜伤身、抑郁伤肝。

但我们的大多数,却无力担负私自按下“暂停”的后果。

于是,内卷成了常态,焦虑终日萦绕。

图片

图片

于是,“效率”成了年轻人挂在嘴边的高频词。

当一切以效率为重,一切似乎都被拉扯着变了形。

就连本该惬意自处、畅然放松的时刻,也开始纳入投入产出衡量。

比如,读书这件事。

我们没了看书的耐心。

毕竟这是一个有人可以替你提纯出“精华版”的时代。

图片

花几分钟得到的信息,和花十几个小时一样多,看起来无比划算。

但,“信息”一样多,不等于“感受”也一样多。

逐字阅读时,那场和作者展开的精神对话,那份心事被说中的豁然开朗,那种独自安享的宁静时刻,都将无从体验。

图片

图片

但她姐无意苛责这种功利化阅读。

因为这是许多年轻人面临的无奈——

一边,要逼着自己保持吸收状态,不然会被社会无情淘汰。

但另一边,苦于没有时间,或者不敢花时间全情投入阅读,只能选择这种方式迅速补给。

大脑加速运转,生活也飞速前进。

可到头来我们中的很多人似乎忘了——

读书不该被完全功利化,我们也不该剥夺自己心无旁骛读完一本书的权利。

图片

图片

而这样的结果,也不难猜到。

习惯了速食获取一切资源的我们,只会越来越沉迷于奶头乐。

随之而来的,就是刘擎所说的“童稚化”——

我们不太能够延迟满足。

图片

图片

一切都要短、平、快、刺激……

看剧要看2倍速、听歌只听30秒最炸裂的高潮、刷短视频要全程高能洒满狗血……

于是,我们本就不多的可支配时间,进一步被这些营养贫瘠但刺激神经的产品占据。

而我们在这样的过程中,也逐渐从被动施加,变成了主动选择,甚至还振振有词:

工作已经够累了,下班回家只想放松一下。

去年短视频的年度报告,这么告诉用户:

这一年,你看了**个视频,相当于学习了**小时的知识。

图片

但,这两者真的是一码事吗?

归根结底,不过又是一顶自欺欺人的帽子。

图片

图片

年轻一代的生活,就是这么魔幻。

他们享受着时代红利,却又牺牲自由,以维持他人继续享受红利。

他们痛恨自由被限制,却又主动内耗,默默加入自我压榨和剥削的行列。

而等我们回过神来才发现——

原来时代的车轮碾过后,没有人全身而退。

图片

万物互联的时代,似乎每个人都深陷困境。

无论老年人还是年轻人。

本该是“过”的日子,结果变成了“追”。

追不上的人,愁。

愁到不得不,付出加倍的时间和精力。

上文提到的李阿姨,经历过无法在医院挂号的困难后,开始学习用手机线上预约。

她把流程记在本子上,一步步对照操作。

因为一个月才去一次医院,为了不让自己忘掉,还要时不时复习。

图片

图片

但李阿姨还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高级知识分子。

她这般的老人学起来尚且如此辛苦,那没有这般水平的老人又当如何呢?

追上了的人,累。

累到无力过生活,只是随着时间的车轮往前滚。

伍尔芙说:如果你正在失去你的闲暇时光,小心!可能你正在失去你的灵魂。

她姐这次回家,有个很明显的感受:

随着沟通和交通方式的成本越来越低,想念和团聚,开始失去原有的分量。

我们不再有踏上归途时翘首企盼的心情,也不再有见面前夕郑重其事的准备。

因为回家很方便,所以可以留到下一次。

因为联系很简单,又何必急于这一时。

那些错过的时光,是科技永远没有办法弥补的缺口。

异化的节奏,带来的也注定是被异化的生活。

科技和互联网,明明是时代进步的产物。为什么到头来成了困住所有人的一张大网?

她姐想来想去,觉得或许是因为——

它只有制度,却没有温度。

而缺少温度的科技,与暴力无异。

它轻易地将我们的生活时间挤压、变形,要求我们倾其所有为它服务。

但,人不应该成为工具。

人是目的本身。

人需要的是“生活”,而现在连“活着”都快成了问题,这已是在向我们发出信号。

一切并非无解的。

社会学家罗萨提过,解决异化的方式,是追求充满共鸣的社会关系。

图片

主体和世界用各自的方式来与对方进行呼应,并在呼应的过程中两者始终保持自己的声音,不被对方占据、支配‍。

图片

通俗点说就是——

社会要充分尊重而非强行干涉,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

对于老年人。

具体到生活之中,那便是理解他们的不便。

在线上生活全面铺开时,仍然为他们保留一扇线下的小窗。

比如老人去快餐店,可不可以为他们提供人工点餐的服务?可不可以口头告知当日促销信息?可不可以接受现金支付?

图片

在他们试图追上时代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多一些耐心,少一点嫌弃?

他们辛苦一生才有了如今的社会,以及我们今天的生活,不该在暮年之时遭受冷眼。

而我们也终将老去。

对于年轻人。

能不能不要唯效率论、制造焦虑?能不能不要强制24小时待命、周末大小周?能不能让他们在生存的同时享有生活的尊严?

或许不少人看来,我这是在异想天开。

这是在逆着时代规律,强拧它的脚踝,要求它能给每个人足以喘息的空间。

但,我们的空间或许不大,却不是没有。

我们的选择可能不多,却不是不在。

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温情的举动——

为没有健康码的老年人提供纸质证明,帮助他们正常就医、乘车。

图片

发起公益项目,主动帮助老年人学习使用智能手机。

图片

从法律上保障劳动者的权益,让越来越多的公司,取消996的制度。

图片

改变已在一点点发生,社会虽提速前进,但我们并不一定要沦为科技的逃兵、制度的俘虏。

只是这还不够,还需要更多人的加入。

戴锦华老师在讨论现实主义文学时曾讲到——

图片

今天我们经常觉得我们没有什么选择,是因为在对世界的广阔、丰富缺乏认知的情况下,没有了不一样的理解,没有不一样的认知。

没有从我们异己的生命,或者别人给定的结构当中,去想象去选择的文化的空间,心理的空间,文学的空间。

图片

或许,不是我们没有选择,很多时候是我们在限制自己。

因为未曾抵达过远方,便以为眼前的世界是正确的。

因为未曾触摸天空,便觉得笼子是美好的栖息地。

但既然发现了笼锁,又为何不可试着撬一次?

毕竟,我们不是没有实现过个体与世界的“共鸣”——

回想小的时候,那时父母工作规律,生活简单。

早上8点上班,顺道送孩子上学。下午5点下班,就手在市场买捆菜、捎瓶酒、切点肉。

日暮西沉,家家厨房亮起灯火,饭香味飘出窗外,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晚上的时间,看新闻、遛弯、辅导孩子功课,和邻居打牌下棋唠嗑,好生畅快。

图片

图片

经济不算富裕,但日子总是充满奔头。

因为他们是那么坚定地相信——

世界可以改变,而且会变得更好。她刊

图片

图片